•       英国的一项研究把30岁左右的青年人常常面临的“缺乏安全感、沮丧、寂寞、抑郁、自我怀疑、迷茫、焦虑”等情绪归结为“青年危机”。而我的2011,正好也是迈向30岁的前一年,和“青年危机”现象刚好吻合,是寂寞和迷茫的一年。

          原本以为,像我这样从来都按着兴趣生活、不追求名利的非主流人士是不会遇到“青年危机”的,这类“青年危机”应该是为那些跟着主流价值观、为了车子和房子而耗费青春的人准备的。当他们遇到了“青年危机”之后,没准儿很多还会转向第三部门,开始做一些公益或更符合自身兴趣爱好的事儿。可为什么我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,还是会迷茫呢?前阵子旁听一个培训的时候,看着分享者动情的讲着“公民社会”,台下的青年人个个都被感染得无比激动的时候,我脑中忽然闪现出一句话:“用理想填充自己和用金钱权力填充自己有不同吗?”对名利的执着是执着,难道对理想的执着不是执着吗?

          之前还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今年忽然跟“自我觉察”如此有缘。现在跟“青年危机”结合起来一想,这个世界还真“没有什么是偶然的”。

  • 2011-11-17

    简单的快乐 - [生活]

    Tag: Life

          昨天一早出门,天又阴沉沉的,通常这种灰蒙蒙的天都让人心情不太好。后来的士司机开着开着忽然跟我问起他新买的相机上的一个英文,猜了半天也没搞明白他想问哪个单词,后来下车的时候,他去后备箱取来相机给我一看,果然是“MENU”,于是告诉他是“菜单”,他很开心。之后我一整天心情也都很好。

          今晚去苗苗家吃饭聊天出来已经太晚了,只好打车回家。路上叮嘱司机要走健安东路,因为那条路特别漂亮。后来到了健安东路,司机问我“要走这里就因为风景好啊?”我说“是啊,看这两排树多漂亮!”我喜欢这样能跟司机有几句简单的交谈,会感觉到我们不仅仅是乘客和司机,也是两个“人”的交流和互动。这是今天的一个很好的结束。晚安!

  •       这年头想找个地方跟自己说话还挺难的,微博被领导关注了,就不好说个人的事儿了,改个QQ和飞信签名又会被老妈问东问西,发篇博客还是有亲戚和同事在看,总不能让我又弄个本子重新写日记吧。用惯了电脑,现在拿起笔纸都不会写字。

          手机、飞信、QQ、MSN、微博上一堆联系人,可是来回翻腾几遍也找不到一个想说话的人,说了别人也没法理解,更不解决问题。

          今天忽然有种很想找人喝酒的冲动,并不想跟人说什么,只是想稍微放纵一下。我这辈子做人太守规矩了,总是遵守各种别人订下的,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规矩,作为一个从没经历过反叛期的人,好像人生还是蛮遗憾的。

          很怀念在英国每天看云的那段日子,郁闷的时候就找Dolka聊天,有时她和小树还会带着酒来我的宿舍,一起坐在地上聊天喝酒看晚霞。还有在普罗旺斯,跟大家一起喝着教皇区的葡萄酒玩真心话大冒险。为什么我们总是要等到过去以后才知道珍惜呢。

          也许,最好的珍惜,就是活在当下吧。

  • 2011-11-11

    2011.11.11 - [心情]

    Tag: Life

          虽然好像我不用过光棍节,但今天也老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孤独感。大概人的本质就是孤独的吧。我们总觉得别人无法理解自己,我们也总是没法完全理解其他人。无论是否有伴侣,人始终都是孤独的。

          我们用工作,用娱乐,用友情和爱情来逃避孤独,但却发现工作一旦完成,聚会一旦结束,朋友或伴侣一离开,那种孤独感就回来了。甚至可能还在饭桌上吃喝谈笑的时候,这种感觉就出来了。有时候越是感觉到孤独或寂寞时,我就越不愿意见人,就想一个人待着。

          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去年秋天一个人在欧洲旅行的时候,刚开始会感到有一些孤单,但当你去面对这种孤单的时候,人就自在起来了。尤其是行走在瑞士的山水间时,有时候整条路上就自己一个人,却一点都不觉得孤独,整个心都静了下来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个时候的状态应该就是心中没有任何念头的了。

  •       哭死了,刚刚辛辛苦苦写的一篇关于做事、培养人和推动网络的文章,因为操作不当,没了。。。。。。实在没兴致再写一遍,太伤心了。

          前天梁老师送了本《草根慈善——特立独行的基金资助工作者之实地笔记》给我。今晚刚看了四分之一,已经完全被作者对基金资助工作的那份热情感染到了。我顿时都觉得自己的工作有趣了许多。真应该给每个同事都发一本。

          到这周末,我就在OHK干满10个月了,今天在办公室填中期项目评估表,虽然表里面显示年初的工作计划已经基本达到目标,不过我自己心里清楚得很,这才使了五六层的力气而已,可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。现在最大的烦恼是如何给自己建立一个知识管理系统,把那些散乱在人脑和电脑中的人名、观点、想法等等整到一个个抽屉中去,然后才好继续往里面装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 回来这一年,被微博和这五花八门的公益圈搞得人脑袋七荤八素的,都有些摸不着北了。信息是多了,可是发觉积累并没有增加。接下来要做的,一方面还是要尽可能多的走出办公室,去发掘更多人,另一方面也希望能沉下来做一些更深入的探索和积累。

  • 2011-10-11

    改变 - [自省]

          两年多前,也曾拿起过克里希那穆提的书,但总觉得里面所说的过于深奥,没有看下去。这两天再看,忽然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,好像心灵被清水洗过一遍的感觉,整个心都静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 大概是从两三年前开始,我察觉到自己时常都处于一种无法“感受”的状态。大脑非常发达,但却无法触碰自己的内心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为此感到很焦虑。非常期望能找到一种方法,可以让自己放下头脑,学习用“心”去感受。但又总是不得其法,很是苦恼。

          我的耳边常常会出现两个声音,一个告诉我“应该”做什么,一个在说“我想”做什么,就这样一直在这两种声音之间挣扎,相互抵抗,直到将自己耗的精疲力尽。

          但是让我欣喜的是,在这两天看克里希那穆提的书时,忽然发现,原来,从我放弃让自己学习“感受”的那一刻起,我已经能听见内心的声音了;就在我观察自己内心的挣扎的时候,我已经在逐渐进入没有挣扎的境界了。

          这两天一边看书一边观看自己的心,发现改变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,这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。其实我并没有特别做什么,只是安静的观察自己的心,不去企图纠正什么,也不评判它,只需要这样安静一段时间,心中就会自然升起一股喜悦的感觉。只是现在它还不能维持很长时间,会跟随我的觉察时有时无。但至少我已经发现了与自己相处的方法,同时,我相信它也会是带来改变的秘密。

  • 2011-10-08

    我最珍贵的 - [自省]

          要求选五个我觉得自己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,问题提出来时,我首先想到的是在永常的那一年生活经历,至今为止,我认为那是我过得最快乐的一年,也是对我影响最深的一段经历。然后其余四项依次是:朋友及伙伴,好奇心,亲人,最后一个想了半天都想不出什么,只好写了健康。

          跟着,培训师告诉大家,现在我们必须从这五项东西里面选择一项放弃,我毫不犹豫的划掉了永常的那一年经历。它是我听到这个问题时第一个反应出来的东西,没想到却也是我最先愿意放弃的。跟着,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被要求再放弃一样,再一样。中间到了朋友与亲人时是最难抉择的。好像如果没有了朋友和伙伴,只跟亲人一起生活的话,会很无聊。但若是先放弃亲人,再放弃朋友,感觉又很不合适,总觉得亲人对自己的付出太多,先放弃亲人于心不忍。不过不管怎样,反正都是要放弃的了,我最后留下的,是那份既能向内探索自己,又能向外探索这个世界的“好奇心”。

  • 2011-10-05

    拥抱 - [自省]

          今天的培训中有个环节是分享,每个人可以从三个规定动作中选择一个跟站在对面的人一起完成,若两人选择不一样则就低不就高,分别是对视、握手、和拥抱,每个人都会轮流面对每一位在场的同伴。

          我是个不太喜欢跟人有身体接触的人,所以尽管一开始面对的是我觉得十分亲切的振美,她在我对面一脸笑容的看着我,几乎可以肯定她会选择拥抱,但我犹豫挣扎了半天,还是选择了握手,当手伸出来的一刹那,我看见她很惊讶,呆了一秒,然后跟我握了手。跟着又陆续过了好几位我熟悉的伙伴,每次当他们伸出代表拥抱的手势,而我伸出的是代表握手的手势时,我清楚的看见他们眼中都闪过一个失望的神情。这样连过了三次以后,我终于内疚到不能再忍受这种失望的眼神了,决定给对方一个拥抱。于是从小燕子开始,我伸出了代表拥抱的手势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          有一些女学员早已经泪眼汪汪了,我想她们应该是很需要被拥抱的,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拥抱了她们;有一些是我熟悉的伙伴,我用拥抱的方式告诉他们,我信任他们,并且希望支持他们;也有几个我既不熟悉,也不觉得特别亲切的学员,犹豫了一会儿之后,还是选择了拥抱,想看看如果对方选择的不是拥抱,我会有什么感受,结果这个想法没有成功,之后似乎所有人都选择了拥抱的姿势。

         在每一次选择之前双方对视的那几分钟里面,当我们都真诚的望着对方的眼睛,我感觉大多数人都是值得信任的伙伴,也很感概,有一些虽然认识许久,但却从来没有这么认真注视过他们。在那几分钟里,会有一种和对方的距离拉近了,信任感增加了的感觉。不过,对我而言,似乎也仅限于那几分钟。活动结束以后,似乎和之前感觉差不多,会觉得亲近了一点,那也没有那么多。而且,我还是不十分确定,拥抱真的可以给别人力量吗?其实我并没有感受到呢。不过如果拥抱真的可以给别人支持的话,我还是愿意用这种方式表达我的支持的,只是,我自己暂时还不需要这种支持而已。也可能是还未感受到而已。

  •       旅行的后遗症之一,就是心很难再安份下来。从住进冰石酒吧的第二天起,我俩就开始了琢磨生活方式转变的大计。有些过腻了朝九晚六、成天跟文字和邮件打交道的生活,尽管实际上它只是工作,但事实上它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,并且决定了生活的方式,所以,它就是生活。也许把事情全赖在工作上有推脱责任之嫌,很多人是也能够用业余时间做很多事情。但我还是想要一点改变。

          我差点以为马上就可以收拾包袱离开北京了,可仔细盘算以后,发现回杭州开咖啡馆这个大计离现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儿距离。更重要的是,我很担心离开北京,离开这份工,都只是一种逃避,我只知道自己不想坐班,不想每天耗费好几个小时在路上,但其实我还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 我唯一知道的是,我想做一些更实在更加摸得着看得见的事情,比如帮别人泡一杯红茶或者把桌子擦干净。很奇怪,这个感觉一年前在伦敦时也曾跟徐小创夫妇说过,所以后来我选择了这份工作的时候她还问我怎么改变主意了,那天我很茫然的告诉她不记得自己曾说过这个话。没想到过了半年,这种感觉又回来了。它的重复出现让我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,我是否真的想做这些事呢?至今为止,我的经验和能力都在于支持性的和与人打交道的工作,我是否有能力或者潜质做这些所谓的更实际的事情呢。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事情能否成为一种可行的生计方式呢?

          我一向信奉生命只是一个过程,不问获得,只想着能有更多不同的体验,尝试一些新鲜的玩意儿。但生命的意义真的只在于体验的过程吗?还是我也“应该”贡献一点什么?不过我越来越抵触“应该”了,若一件事只是因为“应该”而做,那还是先不要做了。

          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这么一件事,是自己很想很想做的,做梦都想做,不做就浑身不舒服的。想来想去,除了睡觉,还真是找不着这么一件事。

  •       因为国庆要出差,喀纳斯之行只好搁置,休假提早到本月。然后跟耳朵两个人研究了大半个中国,从长白山到威海,青岛到厦门,凤凰到青海,最后决定去四川,这个我曾经到过,却未出过机场的地方。由于时间比较有限,最后选了川西小环线。其实本来只想找个山清水秀的美丽客栈住几天,白天在周围闲逛散步,晚上看书闲聊就很好。但研究完四川的交通状况以后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,这一路注定是要奔波的了。目前初步定了一个行程如下:

    D1:北京——成都,宿成都梦之旅青年旅社;

    D2:闲逛成都市区,重点是小吃;

    D3:成都—(约230公里)—四姑娘山,宿日隆;

    D4:游四姑娘山(悠闲的散步),宿日隆;

    D5:游四姑娘山(悠闲的散步),宿日隆;

    D6:日隆—(约110公里)—丹巴,宿中路藏寨;

    D7/D8/D9:丹巴—(约110公里)—八美—(30多公里)—塔公(草原骑马)—(40多公里)—新都桥(骑自行车),住宿待定;

    D10:新都桥—(71公里)—康定(泡温泉),宿康定;

    D11:康定—(270多公里)—成都,宿成都;

    D12: 成都——北京。

           记得07年去额济纳,特别幸运的碰到了四个很好玩的同伴,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也能碰到一些好玩的人同行呢。